<acronym id="2amgy"><noscript id="2amgy"></noscript></acronym>
<rt id="2amgy"><small id="2amgy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2amgy"><small id="2amgy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2amgy"></rt><acronym id="2amgy"><optgroup id="2amgy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2amgy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2amgy"><center id="2amgy"></center></acronym>
<samp id="2amgy"><sup id="2amgy"></sup></samp><acronym id="2amgy"><center id="2amgy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2amgy"><small id="2amgy"></small></rt>
<rt id="2amgy"><small id="2amgy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2amgy"></acronym>
<rt id="2amgy"><optgroup id="2amgy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2amgy"><xmp id="2amgy">
<rt id="2amgy"></rt>
<acronym id="2amgy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2amgy"><optgroup id="2amgy"></optgroup></acronym>
設為首頁  加入桌面   在線投稿    手機版    安全退出 
星空寫作網圖標
文學愛好者寫作分享平臺
首頁
生活隨筆
情感世界
娛樂天地
學生時代
上班一族
打工生涯
散文詩歌
雜文論文
小說搞笑
英文文章
電器網絡
各類范文
會員中心
更多>>
社會寫真
近代作家
古代作家
世界名家
近代名作
古代名作
世界名作
著名書畫
生活常識
國外風采
警鐘長鳴
綜合消息
觀讀隨感
寫作感悟
健康美食
旅游名勝
古典珍藏
工業農業
商業經貿
靚麗彩妝
首飾工藝
家居穿戴
環保生態
科學法律
軍旅情節
寫作技巧

煙鬼(上)

(文章來源: 【】    發布時間        瀏覽次數:  次)

  fgximg   fgximg   fgximg   fgximg  

給我一包中華,我還能再活五百年

煙念還是沒有出現,兩周了,整整已經兩周了,不是一個小時,也不是一天,而是整整三百三十十六個小時,兩萬零一百六十分鐘。

我依舊在巷子深處的小雜貨鋪買煙,依舊是中華煙,買的比誰都勤,吸得比誰都多,我又認識了一大堆的混混,每天和他們一起蹲在角落里吸煙,煙頭落了一地,我對他們說:“給我一包中華,我還能再活五百年”,我記不住他們,次日就會忘卻他們的名字,但我還是會和他們混在一起。

我覺得中華的味道越來越差,到了喉嚨里會有一種刺痛感,可我從來沒有停止過,把煙放進嘴里的每一刻,我都會想,也許這一次,這一次你就會出現了,再試一次吧,就一次。

煙念,你把我變成了我最討厭的樣子,然后一走了之。

有個女人照例每天點我,我照例白襯衫,牛仔褲,把自己打扮的人模狗樣的出去接客。我們這一行,說的好聽點,叫少爺,難聽點,別人管我們叫男妓,牛郎。

會所嘛,男客女客都接,底層的少爺若是被那些喜歡玩男人的人看上,若是還想再這里干,就只能從了,還能得到豐厚的小費。幸運的是,我長得還算不錯,雖不帥氣,卻也清秀,意外的是很的那些富婆們的喜愛,不至于被男人選中而無能為力。

晚上十點,我在會所門口跟她道別,揮揮手,然后轉身拉開自己的車門,嘴上哼著歌里遠去,我們彼此的印象不錯,她很會裝扮,又沒有什么不良的嗜好,小費給的也多,她這樣的客戶想來任意一個少爺都會特別喜歡。

我如同例行公事的去雜貨鋪買煙,剛進門,雜貨鋪的老板熟絡的朝我招手,說:“趙先生來了,還是一包中華是嗎?”

我笑了笑,同樣扯著嗓子回道:“不了!這次要一條!”

“唉!好嘞!”老板笑容滿面的應了聲,手上動作不斷的把煙裝袋子,遞給我,絮絮叨叨的跟我說:“小伙子別抽那么多煙,對身體多不好!

“知道了老伯……”我感覺鼻子一酸,強笑著點了點頭,連忙轉身離去,生怕做出什么失態的事情,成年以后,父母一心趴在還在上高中的弟弟身上,除了每月定時定量出現在卡上的轉賬,我幾乎忘記自己還有這樣幾位親人。

我突然就沒有興致去跟那幾個混混吸煙了,開著車回到家,把自己摔到床上,抽出一支煙夾在手里,靜靜地出神,眼淚不知不覺間就流了出來,煙念,你為什么不再看我一眼呢?

再醒來時,我神色恍惚,中間我似乎做了無數的夢,各種各樣,不外乎都是關于她的。

我看了下表,一點十五分。

“呵……”我嘲諷的笑笑,原來才過了一個小時……

短短的一個小時,我竟然以為度過了一生。

“對不起,誰也沒有時光機器;已經結束的沒有商量的余地,我希望你,是我獨家的記憶……”

手機響了,我按下通話鍵:“喂?”

一個不算陌生的女聲傳來,她說:“程生,你出來一下,咱們老地方見,我介紹個人給你,記得打扮的干凈點!

我皺了皺眉,有些不愿,“李姐,這都這么晚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說可以嗎?”

她說:“你準備好,我過去接你,晚什么晚,我告訴你要是你討好的了他,你這輩子都不用愁了!”

我了解李姐,她定的事從來沒有商量的余地,只能按捺住自己的脾氣,好聲好氣的回道:“知道了李姐,我馬上就好!

“算你識相,等著,我十分鐘后到!

做我們這一行的,沒有選擇的余地,我放下手機,從衣柜里拿出一套新的白襯衫和牛仔褲,拿著錢包,看著被我遺棄在床頭的那根中華,想了想還是把它揣進口袋,下樓等她來接我。

李姐說是十分鐘,確實六分鐘不到就出現在我的面前,這還是我第一次在晚上見到她,鋪滿粉的臉在路燈下白的像是討命的厲鬼,臃腫的手上帶著一個寬的的玉扳指,坐在紅色的跑車里,就像是被拋棄的一攤肥肉。

我坐上車,車子飛馳而去,我看著窗外呼嘯而過的車流,手在口袋里無意識的搓弄著那根中華,腦中一片空白。

“程生,李姐這么晚叫你出來,是不是很不愿意?”

不愿意,我敢不愿意嗎?我轉過頭,臉上掛著一道僵硬的笑容。

“姐知道你心情不好,可做我們這一行的不都是這樣,日夜顛倒,喝酒賠笑,咱們都是這么過來的,你在這里做事的時候李姐可自認帶你不薄,你說是不是這個理?”李姐空出一只手在我肩膀上拍了拍。

“李姐說的是!

說完,我不想再說話,沉默的閉著眼,感受風一陣陣拂過臉側的感覺,想來李姐也感覺到我的抗拒,氣氛一下子沉了下來。

[本文來源:由《星空寫作網》整理首發 - http://www.sellnikestore.com/webHtml/20190209150659.html ]

文章評價:
優秀
0
0
一般
0
0
喜歡
0
收藏
0
  fgximg   fgximg   fgximg   fgximg  

文章點評 文章點評:   (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。)
1號頭像
shmily
【1】樓 (2019-05-18 15:55:17):
      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機會看到下一篇了。

我來點評:            (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。)
  提交點評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投訴非首發_重獎     我已閱讀此文章     我要發布文章   

  文章分享到:
0

會員登錄 注冊成為會員
韓都衣舍旗艦店
首  頁 | 會員登陸 | 關于本站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 | 發布信息 | 我要投稿 | 友情鏈接 | 建議意見 | 網站地圖
copyright @2013-2018  星空寫作網(www.sellnikestore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 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,并保留所有權利。
本網所載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網,著作權歸原作者,如有涉抄襲侵權的,請告知我們立作刪除;要轉載本網文章作品請在轉載文章開頭或結尾處加注本網文章鏈接。
歡迎文學愛好者來本站發表您的作品,分享您的心情,同時通過在本網寫作與閱讀可以獲得一份額外的收入。
   Bottomimg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網站備案ICP證號:湘ICP備15001934號   
 
梅州| 安庆| 云浮| 鹤岗| 锡林郭勒| 龙口| 吉安| 柳州| 阿拉善盟| 神木| 白银| 运城| 贵州贵阳| 河池| 开封| 慈溪| 保定| 余姚| 邢台| 温州| 萍乡| 海宁| 泰兴| 四川成都| 榆林| 大庆| 临猗| 博尔塔拉| 日土| 鹤岗| 铜陵| 诸暨| 宿迁| 保山| 随州| 临海| 新沂| 汉中| 赤峰| 偃师| 绵阳| 鄂尔多斯| 台中| 淮安| 三亚| 怒江| 靖江| 昌都| 武安| 台北| 昌吉| 七台河| 九江| 株洲| 聊城| 巴音郭楞| 毕节| 常州| 铁岭| 如东| 柳州| 丹阳| 资阳| 宜宾| 衢州| 定州| 铁岭| 黑河| 玉林| 建湖| 攀枝花| 苍南| 三亚| 余姚| 常州| 鸡西| 日喀则| 株洲| 盘锦| 晋江| 平顶山| 莒县| 怒江| 单县| 钦州| 潍坊| 娄底| 温州| 诸暨| 湖南长沙| 燕郊| 陵水| 邹城| 丽水| 阿坝| 永康| 章丘| 海拉尔| 深圳| 梅州| 果洛| 林芝| 铜仁| 辽宁沈阳| 上饶| 江西南昌| 常德| 沛县| 绵阳| 莱芜| 朔州| 滨州| 白山| 陇南| 榆林| 遵义| 海南| 海门| 定安| 汉中| 河北石家庄| 杞县| 锡林郭勒| 临汾| 仙桃| 深圳| 余姚| 阿克苏| 博尔塔拉| 中卫| 温州| 汕头| 博罗| 厦门| 河北石家庄| 莱州| 长葛| 潍坊| 阳泉| 双鸭山| 五家渠| 陕西西安| 湖州| 晋中| 博罗| 长治| 醴陵| 海安| 贵港| 三亚| 池州| 醴陵| 茂名| 南安| 济南| 江西南昌| 平顶山| 阿克苏| 慈溪| 云浮| 河北石家庄| 邹平| 贵港| 涿州| 江西南昌| 廊坊| 淮南| 通化| 梧州| 自贡| 枣庄| 宜都| 烟台| 改则| 德阳| 延安| 蓬莱| 姜堰| 临海| 运城| 诸暨| 醴陵| 瓦房店| 台南| 上饶| 咸宁| 百色| 顺德| 酒泉| 青州| 铜川| 铜陵| 新余| 铜陵| 酒泉| 乐山| 梅州| 佛山| 灵宝| 辽源| 马鞍山| 仁怀| 巴音郭楞| 商丘| 锡林郭勒| 潮州| 牡丹江| 常德| 泰兴| 达州| 瑞安| 象山| 红河| 毕节| 偃师| 灌云| 盐城| 赣州| 营口| 芜湖| 泰安| 铁岭| 五家渠| 赤峰| 哈密| 牡丹江| 日喀则| 白山| 和县| 河池| 蚌埠| 无锡| 宝应县| 来宾| 漯河| 中卫| 抚州| 忻州| 林芝| 信阳| 白城| 西藏拉萨| 潍坊| 灵宝| 喀什| 琼中| 公主岭| 馆陶| 晋城| 湛江| 金华| 肥城| 通化| 荣成| 珠海| 昌都| 永康| 海南| 阿坝| 海门| 遂宁| 曲靖| 曹县| 甘南| 屯昌| 滕州| 宜宾| 丹阳| 临汾| 深圳| 迁安市| 西双版纳| 大理| 梅州| 陕西西安| 庆阳| 大庆| 白城| 伊犁| 诸城| 琼中| 呼伦贝尔| 鹤壁| 吉林| 荆州| 邵阳| 平潭| 酒泉| 东方| 西藏拉萨| 张掖| 嘉善| 大丰| 河南郑州| 黑龙江哈尔滨| 楚雄| 启东| 黄石| 巴音郭楞| 台山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