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"2amgy"><noscript id="2amgy"></noscript></acronym>
<rt id="2amgy"><small id="2amgy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2amgy"><small id="2amgy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2amgy"></rt><acronym id="2amgy"><optgroup id="2amgy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2amgy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2amgy"><center id="2amgy"></center></acronym>
<samp id="2amgy"><sup id="2amgy"></sup></samp><acronym id="2amgy"><center id="2amgy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2amgy"><small id="2amgy"></small></rt>
<rt id="2amgy"><small id="2amgy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2amgy"></acronym>
<rt id="2amgy"><optgroup id="2amgy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2amgy"><xmp id="2amgy">
<rt id="2amgy"></rt>
<acronym id="2amgy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2amgy"><optgroup id="2amgy"></optgroup></acronym>
設為首頁  加入桌面   在線投稿    手機版    安全退出 
星空寫作網圖標
文學愛好者寫作分享平臺
首頁
生活隨筆
情感世界
娛樂天地
學生時代
上班一族
打工生涯
散文詩歌
雜文論文
小說搞笑
英文文章
電器網絡
各類范文
會員中心
更多>>
社會寫真
近代作家
古代作家
世界名家
近代名作
古代名作
世界名作
著名書畫
生活常識
國外風采
警鐘長鳴
綜合消息
觀讀隨感
寫作感悟
健康美食
旅游名勝
古典珍藏
工業農業
商業經貿
靚麗彩妝
首飾工藝
家居穿戴
環保生態
科學法律
軍旅情節
寫作技巧

凌晨三點生與死的思考

(文章來源: 【】    發布時間        瀏覽次數:  次)

  fgximg   fgximg   fgximg   fgximg  

記不得那天的天氣了,可能是時間有點遠,也可能是沉浸在當時的懷疑或是微微的興奮,戀愛前夕的我,有著來自于每天面對喜愛的女子的那種興奮,就像在春天里,每一只小野獸所擁有的興奮。那天印象里好像是晴天吧,應該不冷不熱,反正是天高氣爽時節,天氣應該差不了。電話里姐姐顫抖的聲音讓我恐懼,伴著懷疑,她說“咱大大走了!贝蟠?我不曉得他說哪一個大大,盡管能讓她哭泣的大大也只有這一個吧。大大生前是個干吧的瘦子,年輕時留著很時髦的發型,板板整整向后梳的那種,在我眼里留下的是足夠帥氣的形象了。我多少聽聞他早年的事,但是大多都不光彩,至于我親自留下清晰印象的,無非那么兩三件事,記憶里我們之間都是充滿歡愉的——他在蔬菜大棚里放了一張很有彈性的沙發;還在荷花池里養了滿滿一池子螃蟹;他家的后院摔一跤玩具竟然會丟掉再也找不到,就和與他有關的記憶一樣,肯定在那里,卻任由你去尋找。

前些日子又去了他家的后院,是櫻桃成熟的季節,他開墾的土地上結滿了櫻桃,我是第一次知道這里有這么多圓圓甜甜的果子,連他兒子也是第一次來采摘;牟蓦s生的果園里無從下腳,我和他的弟弟、兒子、侄子、孫子一起,叔侄三輩人還是開辟了道路滿載而歸。才不過一年多的時光啊,好端端的園子竟然荒廢如此,記憶里的后院是絕對不見了,即使把當年的玩具找到的沖動二十多年間不時沖上頭來。還是我太久未曾來過的緣故吧,上一次踩到這塊土地還是送他走的時候,其實我也不確定送他的時候有沒有踩這塊地,只記得屋內屋外嚎啕一片,我握著爺爺的手,不敢哭,甚至不敢呼吸,仿佛氣息吹到別人臉上,便又是一頓哭喊。每一個人的表情我都能清晰地反映,有憤怒的臉,有悲痛的臉,還有比悲痛還悲痛的臉,甚至連他的臉我都清晰地記得,很平靜,很不像記憶中的他,干癟,暗沉。

人活一口氣,人死了也有一口氣,在肚子里,呼不出來。我輕觸隔著喪布的他的肚子,感受那股氣,器官內臟被分解產生的氣體把肚子撐得鼓鼓的,仿佛,也沒有什么可仿佛的。尸體應該是冰冷,我感受不到,他穿的很體面,很嚴實;尸體應該是有味道的,尤其是艷陽天里,停放在陰涼處的尸體,我也感受不到,我就跪在他身邊,那么近,卻一點感受不到,就像他不在我身邊一樣。街坊鄰居行禮,我便回禮,周圍人不時的感嘆和哭叫,又提醒著我,他在我身邊躺著,沒有靈魂。有人試圖呼喚他的名字以期待他復活蘇醒,我沒有如此呼喊,只是默默流下溫熱的淚,我想人死了以后,所看到的世界應該就是這樣,沒有聲音。

處理死人是有一定流程的,我不曉得流程是什么,只是印象里都有在雨后的跪送這個環節。我記得他走的時候是大晴天,但又記得那時候大雨滂沱,身著孝服的人們走在泥濘的路上,跪得渾身的泥巴,顯得狼狽又疲憊。他的兒子我稱之為大哥,大哥很孝順,籌備很厚很重的葬禮,送行的禮炮向后院更后的大橋延伸而去,可能一直延伸到北邊的岔路口,幾百個禮炮依次點燃,很響很壯觀,炮灰不斷落在送行人的頭上,味道和過年時候的炮仗有些類似,但帶著一股文字難以描述的味道,嗅過之后,無一絲歡喜,無一絲生機。場面著實風光,以至活人開始羨慕,羨慕自己走后也能如此?赡苓@就是葬禮要風光的緣由吧,讓活著的人給你再稱道一次,感慨一次。

他在末秋走的,今年末秋應該還有清爽的風,凝結成雪花之前的雨滴也會落下,落在他踩過的每一寸土地,落在早已沒有螃蟹的荷花池里,還有破爛不堪的后院。當然雨滴再不可能落到他的肩上,滑過他墳前的風也不能為他帶來一絲生氣,隔著厚厚的棺槨和薄薄的泥土,他甚至連聲音也不會聽見。他已經走了,有很多人知道他來過,也有很多人無從了解。日復一日的工作生活,已經使得他從越來越多的人的記憶中消失;但也會有不敢說是愛他人,在難成眠的夜里,對著月亮,把和他點滴的聯系,慢慢回想一遍。

[本文來源:由《星空寫作網》整理首發 - http://www.sellnikestore.com/webHtml/20190701210152.html ]

文章評價:
優秀
0
0
一般
0
0
喜歡
0
收藏
0
  fgximg   fgximg   fgximg   fgximg  

文章點評 文章點評:   (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。)
當前還沒有點評內容。

我來點評:            (文章點評需經網站審核后才可以展現。)
  提交點評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投訴非首發_重獎     我已閱讀此文章     我要發布文章   

  文章分享到:
0

會員登錄 注冊成為會員
韓都衣舍旗艦店
首  頁 | 會員登陸 | 關于本站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 | 發布信息 | 我要投稿 | 友情鏈接 | 建議意見 | 網站地圖
copyright @2013-2018  星空寫作網(www.sellnikestore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 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,并保留所有權利。
本網所載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網,著作權歸原作者,如有涉抄襲侵權的,請告知我們立作刪除;要轉載本網文章作品請在轉載文章開頭或結尾處加注本網文章鏈接。
歡迎文學愛好者來本站發表您的作品,分享您的心情,同時通過在本網寫作與閱讀可以獲得一份額外的收入。
   Bottomimg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信部網站備案ICP證號:湘ICP備15001934號   
 
辽宁沈阳| 桐城| 曲靖| 绵阳| 和县| 东阳| 武安| 保定| 宜都| 湘西| 伊犁| 台中| 沭阳| 阿坝| 荆州| 鄂尔多斯| 清徐| 潍坊| 宜宾| 南京| 明港| 济宁| 陇南| 偃师| 黑龙江哈尔滨| 鸡西| 东方| 新泰| 海西| 德清| 衡阳| 柳州| 乌兰察布| 图木舒克| 舟山| 阿拉尔| 赣州| 承德| 南通| 吉林长春| 濮阳| 鹤岗| 果洛| 渭南| 安康| 鹰潭| 海北| 抚顺| 三沙| 阿拉尔| 瓦房店| 通辽| 东阳| 承德| 清远| 辽源| 宁波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大连| 江门| 济南| 焦作| 玉树| 甘南| 玉林| 甘南| 通辽| 齐齐哈尔| 大庆| 武夷山| 长兴| 荆门| 贵州贵阳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金坛| 万宁| 吴忠| 黄山| 抚顺| 惠州| 淮北| 正定| 白山| 吉安| 吉林| 温州| 景德镇| 白银| 长葛| 新沂| 瑞安| 娄底| 孝感| 吐鲁番| 泰州| 桐城| 长治| 山西太原| 商洛| 六盘水| 宿州| 铜仁| 贵州贵阳| 安徽合肥| 日照| 阳泉| 包头| 昭通| 阿克苏| 阳泉| 伊春| 楚雄| 铜川| 秦皇岛| 仁怀| 中山| 焦作| 百色| 图木舒克| 遂宁| 泰安| 温州| 沛县| 神农架| 铁岭| 东营| 呼伦贝尔| 偃师| 云南昆明| 阿克苏| 燕郊| 晋城| 石河子| 象山| 五家渠| 永州| 咸阳| 塔城| 铜仁| 福建福州| 贵港| 瑞安| 临海| 广安| 宝应县| 余姚| 林芝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泗洪| 任丘| 伊春| 武威| 昌吉| 锡林郭勒| 庆阳| 苍南| 衢州| 长葛| 阿克苏| 海西| 阿拉尔| 曹县| 基隆| 西藏拉萨| 长葛| 泰兴| 东海| 日喀则| 沭阳| 咸宁| 公主岭| 鸡西| 沛县| 黄冈| 襄阳| 吉林长春| 东莞| 大丰| 潮州| 仁怀| 蓬莱| 海门| 焦作| 来宾| 克拉玛依| 乌海| 涿州| 德阳| 楚雄| 万宁| 铜陵| 霍邱| 澳门澳门| 来宾| 安阳| 南京| 遵义| 通辽| 常德| 东营| 肇庆| 韶关| 广西南宁| 绥化| 阿拉尔| 三河| 九江| 济宁| 宁德| 临汾| 牡丹江| 辽阳| 张掖| 汕尾| 陕西西安| 宝鸡| 基隆| 灌云| 金坛| 定西| 新沂| 台州| 泰州| 泸州| 沧州| 毕节| 章丘| 甘肃兰州| 楚雄| 儋州| 张家界| 肇庆| 丽水| 抚顺| 大同| 台山| 海拉尔| 包头| 宿州| 鹤岗| 台南| 玉环| 丹阳| 绥化| 青州| 吉林长春| 温州| 景德镇| 上饶| 铜陵| 山西太原| 宁国| 鸡西| 莱芜| 桐乡| 十堰| 杞县| 图木舒克| 河北石家庄| 吴忠| 江门| 临猗| 乳山| 遵义| 承德| 大连| 驻马店| 娄底| 新余| 赣州| 鹤岗| 博罗| 阿拉尔| 海南| 万宁| 甘南| 邹城| 台山| 诸城| 东莞| 丽江| 长垣| 七台河| 醴陵| 兴安盟| 泗阳| 湖南长沙| 张掖| 如东| 平潭| 抚州| 佛山| 广汉| 醴陵| 永康| 保定| 盐城| 临汾| 江门| 宿迁|